未登录
文章
首页/文章/文章详情
一种“跪着死亡的病” | 尘肺病
肺诊网
2021-08-11
7阅读

 / 生命最后阶段 / 


有人说,尘肺病没有躺着死亡的权利。


呼吸困难时,跪着,可以缓解肺部不适。尘肺病后期,一天跪着超过10小时以上,甚至是睡觉的时候,也是这个姿势。在晚期的时候,因呼吸衰竭而死,依然保持着跪姿的很多。


截图选自@中国社会纪录片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 身兼导演/制片/剪辑/摄影的作者“纯手工”宣传。半个月,有1万人标记“看过”,超过8.5的高评分。


逐渐下不了床,慢慢平躺也变得困难。


再后来呢,只能靠墙小眯一会,尽量维持一些,人该有的睡眠。


再后来,坐也坐不住了,只能趴着。


尽管如此,喘气仍是如此急而短促。


眼前的景象真实的仿若“假象”,窗户斜射的一束光,也沉默肃然。


截图选自@中国社会纪录片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剧照


什么也做不了,无力回天的渺小感。


一台制氧机,在生命最后阶段,能让他们获得些许卑微的尊严。


遭受平常人无法想象的身心压力同时,我看到了坚强、隐忍、不言弃的精神,每个人努力用自己最大的能量延续生活。


它叫尘肺病,离我们生活真的很近。


 / 艺术家、矿民、城市建设者 / 


 场景一:玉雕厂房 


这不是一个多雾的清晨,但周边植物叶片上落满白色的“玉粉”,如皑皑白雪。


方圆几里,此起彼伏刺耳的切割声,没有停歇过。


谈起他们,是传统手艺人或者传统艺术家。


谈起做的事,叫玉器打磨,往大处讲,从他们手里诞生的是传统文化——玉雕艺术品。


图片来源网页


一个硕大的玉雕厂房,一处烛光还未熄灭。微弱烛光下,他双手捧着一块玉料,目不转睛地看着,琢磨着,偶尔会因玉料的咎裂走向发出几声长叹,但很快就会如释重负般露出微笑,随后伴着一阵厚重的咳嗽声,慢慢关掉了灯。


再平常不过的打磨师日常。无论石雕还是砚雕,这类精细作业长年累月的保持同个姿势,肩颈腰部不适,随着年龄递增越发明显。工人的工时急速减少,雕刻艺术家身与心同时“被打磨”。


相比它(肺尘病),这些又算得了什么。


 场景二:矿洞


一个人,一副棺材,一间空房。


老人是有一个老伴四个儿子的,因为铅锌矿打工,最终五个人无一避免。


这次不是因为矿难,而是一些在空气中的一些黑色漂浮物,煤矿开采不可避免的粉尘,间接成为推动者上演着“人间悲剧”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图片来源pixabay


矿工的环境怎么样,真的了解吗?


只有流过血的手指,才能感知刺心之疼。


纪录片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样一幕:矿民在山头眺望,嘴边聊着,心里想着,一句“与我无关”里,结束一切生的意义与价值。今夕何夕,时空失重。


截图选自@中国社会纪录片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封面图


等电来,为了一口呼吸。


一次整晚的停电之后,制氧机无法运作、救护医疗迟迟未到,一位尘肺病人因此去世。


地面下的世界再寒冷,矿洞里传来的歌声也能暂时将恐惧掩埋。他们唱“唱山歌来 这边唱来那边和”,他们也唱“我家的表叔数不清 没有大事不登门”…


就这样,一位尘肺病患者过了一个看似热闹的五十寿辰,他不知道下一次是否还能如此幸运,不敢想。



截图选自@中国社会纪录片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剧照

 

场景三:石棉山


开采石棉,仿佛造云,场景有多浪漫,现实则有多冷漠残酷。


片段选自@央视网纪实《造云的山》片段


开矿的山上,放牧者吆喝着牛羊。在远处,看不到一丝草色,看不见绿水碧空,衔接时空的仿佛只有灰白两色。


石棉开采满天粉尘,远看仿佛向天空喷吐着“云朵”。


泡泡飞向天空经过折射能在弧线内制造彩虹,对比这遮天蔽日,背后是相应的环保设备未能配套导致开采封装的“景致”。


保护工人们的只有一条简易凑合的毛巾,他们捂着口鼻,灰调色的布料,隐约感受到附着的尘渍。


 / 学习重点 / 


尘肺病的规范名称是肺尘埃沉着病,该病是由于在职业活动(玉器打磨、水泥、煤矿、雕刻砚台、石棉开采等精细工作)长期吸入生产性粉尘(灰尘),并在肺内潴留而引起的以肺组织弥漫性纤维化(瘢痕)为主的全身性疾病。


长期接触粉尘导致的尘肺 ,一般很难治愈, 因为粉尘颗粒已经和肺组织紧密结合, 很难清除。


#听人说,可以换肺#


于是每天都有拼掉一切来做赌注的人来到人民医院肺移植中心,当然这还不是治病的开始,稀缺肺源、巨额费用、无法预知的术后排异感染、终生服用抗排异药物。


幸运的话,能进行到最后一个步骤,也只是换来10来年的寿命。不要等到生命尽头 才来了解尘肺病。



片段选自@中国纪录片《人间世》第2集第3集 呼吸(2019)


古语防患于未然。


买防尘口罩,指购买好的口罩,一看滤棉的过滤效率,二看面罩与面部的紧密程度。



#尘肺病可防不可治,重在预防#


有位全国人大代表写过一个议案,称尘肺病农民是国家建设的奉献者。经济建设小到高铁建设、高楼建筑,都离不开砂石料基础加工,水泥二氧化硅,而这些,步步直面大粉尘现场。虽然今天吸入一些没大问题,日积月累下,质变的力量不容小觑。所以每一个患有尘肺病的农民,他们所付出的代价是非常大的。


尘肺病可防不可治,尘肺病重在预防。


工程管理、职业健康科普教育、经常性的卫生检查非常重要,患者初期早发现,及时正确诊疗,通过合理康复手段在一定程度上能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。随着国家对企业的管控,职业卫生和公共事业的发展,百姓的预防意识逐渐增强,新增尘肺患者明显递减。为了进一步巩固成果,未来要走的路还很漫长。


图片来源@ Pixabay


如遇版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处理,

其他问题可以留言咨询。

我要评论
评论
确定
举报
恶意攻击
虚假宣传
确定
去登录 没有账号,去注册
扫描关注二维码
关注肺诊网微信公众号